Natsumikan

杂翻:Cut No. 385 関ジャニ∞とジャムり倒す!【蔦谷好位置】

——最初在Kanjam上与Kanjani∞共演时,对他们是什么印象呢?

蔦:感觉他们的团队合作很棒。还有就是,谈话十分有趣。我讲话的时候会有些我认为大家都已经知道了的事,但比如像村上君,他就能察觉到在这之后有着更有趣的答案。还有锦户君和安田君什么的都是热爱音乐并且知道很多的人,所以说话时一刻也不能松懈啊。所以共演时十分开心。还有一起演奏“JOY”这首歌的时候,锦户君说了“诶呀,这首歌是9th开头的好难唱啊”。是re,do,so,mi,fa mi re~这样的旋律开始的,但这个re刚好是add 9th和弦的tension部分,所以很难找到调子。能知道这一点,果然是因为平时就会认真钻研音乐,热爱音乐的吧。


——谈话时会被成员们带出一些话题吗?

蔦:是的。虽然我刚刚说了一刻也不能松懈,但让我开始觉得说这么多应该也没关系吧,是在那次锦户君的9th的事情之后。我不是一个经常上电视的人,所以聊到兴头上就会开始说一些过于专业的东西。但成员们能将这些统统接受。因为你看,不是还聊到过Subaru君买了那个Yaoya(Roland TR-808)的实体机的事嘛。一般来说大家都是在电脑上合成的,但买了那个的实体机,绝对是个Otaku啊。所以我十分信任他们。我是抱着希望能让更多的人们对音乐感兴趣,能让更多的年轻人知道我的工作这种想法上的节目,但多亏了Kanjani∞,这已经渗透到了各种各样的地方了吧。为我们揭开了音乐制作过程中的各种奥秘。


——我认为他们也很擅长在音乐中表现出各自的个性。您在与他们共演之后有什么看法吗?

蔦:正因为他们都十分热爱音乐,所以在演奏方面他们应该是有过不少遗憾的。在节目彩排的时候也是,那些“啊,刚刚跑调了”,“那里需要更加注意张弛有度啊”的心情全都写在了脸上。但是在正式演出的时候都能一次就合上来。每次主唱都会变,但每个人都很能唱,而且虽然每个人的歌声都十分有个性,和在一起的时候却又很和谐。大家合唱的时候就会变成只属于Kanjani∞和声,我认为这也是他们的魅力所在。


——您在专辑《Jam》中提供了“DO NA I”这首曲子,开始是怎么样的呢?

蔦:说是想要一首舞曲。所以我做了两首,一首是全员一起唱的还有一首是四位成员唱的歌。带了点Mark Ronson 和Pharrell Williams风格的那首就是“DO NA I”了。歌词的话,在TV朝日的时候,我隔壁房间刚好是淳治君,所以就敲了敲门问他“能不能帮我写下歌词”,他当场就说了“好的”。我在小样中哼着“dinai dinai”的地方,淳治君将它变成了“DO NA I”。Mark Ronson 还担任过Amy Winehouse的制作人,这首曲子就是那种将60年代的Beatles sound改编成了现代DJ风格的一首。是一首复古未来主义式的,将古典与新潮融合在了一起的,其实是一首音乐偏差值比较高的曲子。但同时又能当作傻傻的派对音乐来听。感觉日本比较缺乏这一类的热门歌曲。如果是Kanjani∞的话,他们的个性比较鲜明,还可以通过歌词突出这一点,所以我想即使稍微提高一下音乐偏差值应该也没问题,于是就将一段比较老的曲调通过DJ的方式作了出来。如果歌词也能很有意思的话,Kanjani∞不仅仅是能驾驭这首曲子,还能将它变成一首非常通俗的音乐。就像他们平时所做的那样,即使是一些特别专业的东西也能将它们通俗易懂地传达给大众,当时觉得如果能成为这样的一首歌就好了。并没有打算纯粹地作一首很嗨的EDM。Johnny's的前辈们也是,90年代的时候留下了不少名曲。感觉还涉及到了Free soul movement,十分有趣,我认为Kanjani∞也能带动这样的音乐运动。


——我想即使是在蔦谷先生看来,Kanjani∞应该也是个新型的存在吧,是这样的吗?

蔦:因为他们对音乐如此熟悉,又如此热爱,所以希望将来能制作一首由成员们写的歌,或是从零开始,和成员们一起进到录音间里一起共同制作什么的。Justin Bieber 不也是和各种一流的音乐人合作过吗。他不仅会唱歌,还会各种乐器,也有作曲的才能,是个十分厉害的歌手啊。Kanjani∞如果也能这样与各种各样的人们合作,一定会很有意思吧。


杂翻:Cut No. 385 関ジャニ∞とジャムり倒す!【Ishiwatari淳治】

——与Kanjani∞最初的相遇是在Kanjam上吧,那么在那之前对他们有着什么样的印象呢?

I:我一直觉得他们很棒。总是很开心的样子,如此放松的Johnny's组合实在少见,我觉得这点是他们的魅力之一。我认为所谓的entertainment,如果没有一定的留白是没法儿让人好好享受的,而他们有着这样的从容。他们有着各种各样的展现方式,能做的事情有很多。不管是认真的严肃的歌还是搞怪的歌都能摆在一起,真的很厉害。


——您曾说过“想给Kanjani∞写歌词”,您是被他们的哪一点所吸引的呢?

I:因为成员们的角色十分鲜明,我想不管做什么应该都会很有意思吧。那种热度是不多见的,我一直觉得他们作为素材是非常有魅力的。


——在Ishiwatari先生看来,他们最有意思的地方是什么呢?

I:只需“Yeah~!”这样露出笑容,就足以成为商品。他们能自然而然的散发出这种欢快热闹的气氛这一点吧。


——您觉得他们为什么能如此自然的做到这一点呢?

I:果然还是关西出身这一点比较关键吧。他们的闲谈能力可不是盖的。不都说关西那边的人,即使被逼入窘境也能将之化为笑料吗。他们能用提前准备好的材料之外的东西与人一较高下,真的非常厉害啊。有点逊的地方也能成为卖点,这应该是关西特有的吧。我自己是青森出身的,每当发生预想之外的事情时都会感觉有些紧张。


——预料之外的球飞来的时候,一般来说都会害怕啊

I:可他们却会觉得高兴呢


——这次提供的“DO NA I”是根据蔦谷好位置先生的要求写的歌词吧,在这之上还有什么将Kanjani∞的魅力反映到歌词的地方吗?

I:第一点应该是关西腔吧。我是第一次用关西腔写歌词,最初是觉得“Donai*”这词很棒,最后我反应过来的时候通篇都用了关西腔。第一句想突出Johnny's的感觉特地放了“You”。


——(笑)

I:从Johnny's特有的一些事出发,然后就一直想着关西给人的印象和蔦谷君的要求,还有就是成员们边笑边唱的样子。


——最初听到加了歌声的小样时有什么印象?

I:真的是有种感激不尽啊的感觉。真的有变得热热闹闹的,我很高兴。毕竟蔦谷君在他的要求里也特别强调了这一点。还有一点就是要怎么把那种一家人围着餐桌的感觉体现出来。


——将一家人围着餐桌的感觉体现得如此淋漓尽致的歌不多见啊。比如“假牙也在嘎达嘎达响”这种歌词。能将这种一家人围着餐桌的场景唱出来的,就只有他们了吧。

I:是啊,没有什么人能唱这种歌,所以是非常稀有的存在啊。而且他们竟然还是偶像。


——很帅气,但同时也有一种围着餐桌的感觉。给人的印象有点像drif**的感觉啊

I:确实会有点drif的感觉。我不想让这次的歌变成那种内省的歌。想做一首那种开放的,唱给听众们的歌。像是drif的“歯磨いたか?(刷牙了吗?)”那种歌。所以想通过这种围着餐桌的氛围,把在向听众说的那种感觉体现出来。我想象中是那种从画面中对你说话的那种感觉。而且Kanjani∞,即使给他们写一些装酷耍帅的词,也不会变得太装,这一点也很棒。现在能装酷耍帅的人不多,他们之所以能做到,大概是因为旁边一直会投来“装什么帅啊”的目光而比较有安心感。


——还有什么其他的,因为是Kanjani∞才敢尝试的事情吗?

I:我平时不会做的,而这次挑战了一下的地方是村上君的rap。这是由于村上君的角色被世间广泛所认知才能完成的。每个成员的角色都被广泛认识的组合不多,所以不会变成圈内的梗,而是能够正经写出来,实在是罕见。蔦谷君最初说的也是让成员们轮流唱,所以准备了6个“”(台词)的地方和一个rap部分,然后想着要把rap部分交给村上君。之前从来没有想过要这样设计最初的设计图,所以这应该算是一个新的尝试吧。


——歌曲完成之后,作为作词人,对于Kanjani∞这一团体有什么新的看法吗?

I:单纯地觉得很开心。可以从如此多的方面思考的人不多。就好比拿到了不管是生吃,水煮,还是烧烤都可以很美味的食材,还是在它最新鲜的状态。拿到这种食材,烧菜时会很开心吧,Kanjani∞的各位就是这样一种感觉。




*Donai: 关西腔里的“怎样”“如何”

**drif:The Drifters,日本乐队,之后以演出短篇喜剧而闻名,著名成员包括志村健

杂翻:Cut No. 385 関ジャニ∞とジャムり倒す!【Hyadain(前山田健一)】

——Hyadain先生之前也提供过“Takoyaki in my heart”和“三十路少年”两首歌,契机是什么呢?

H:最开始是对方指名的。“Takoyaki~”的时候的要求是以“没有忘记大阪”为轴心的一首热闹的,自我介绍的歌。想了一下只有我能做的东西都有些什么,觉得可以作一首曲调激烈展开,有介绍每个成员个性的,成员本人专属的环节,充满对关西的热爱的一首歌。我在网上看到说类似“涩谷桑是个不像偶像的偶像”,“丸山桑的师傅是MasudaOkada的冈田桑”之类的事,所以还加入了黄段子,还有代替吉他独奏,加入了段子独奏 等,想展现出Kanjani∞的“非同寻常”。

 

——不管是“哔—”也好绕口令也好,还有讲段子也是,虽然都不像是偶像会做的,但却很符合他们的性子。

H:给他们写的歌真的和给其他偶像写的完全不是一个方向的。如果是其他偶像,我的任务是夸大展现他们原有的个性,但他们(Kanjani∞)都有着非常鲜明的东西,我要做的是思考如何将这些变得更有趣,和平时是完全相反的思考过程所以非常的开心。Kanjani∞中能唱的人很多,涩谷桑的话是高音时的颤音,锦户桑的话是性感磁性的嗓音什么的这些也有特别注意。还有就是那些作为普通偶像的帅气,还有虽然有点逊但还是很帅气之类的部分完全没有管,完完全全只考虑了“逊”的地方(笑)。他们7个人在一起的时候即使做一些很逊的事,也会变成“超逊的,但很搞笑也很酷”。

 

——第二首“三十路少年”是有怎么样的要求?

H:说是要一首“TAKOYAKI~”那种调子明快的,笑着说我们也开始老了啊的歌。事实上,他们的演出也好,音乐也好都很不得了(えげつない),但工作上尽管都是三十多岁的人了,却一点都不像成年人。因为啊,出道这么多年了,还会在演唱会上只穿一条兜裆布什么的,绝对是小学6年级的想法吧(笑)。在一起吵吵闹闹的,关系特别好,Kanjam上也会瞪着闪亮亮的大眼睛,认真听我蔦屋桑说话。大概已经在METROCK上被证实了吧,他们是一群真正热爱着音乐的音乐人,所以和他们聊天会非常开心。而且他们越来越像超人了吧。7个人都那么不分上下地厉害,实在是不容易啊(笑)。

 

——而且每个人的方向都不同,所以七个人聚齐的时候就更加厉害了啊。

H:是的啊。村上桑的MC真的很有趣啊。我可是“月曜から夜ふかし”的饭啊(笑)。横山桑在“上を下へのジレッタ”中,将他个人的Nihilism(虚无主义)完美升华的演绎方式也特别的棒。涩谷桑的歌声作为歌手是压倒性的。锦户桑他的那种豁达的感觉很有意思,还是个超级大帅哥。他会成为一个有趣帅气的大叔演员的。大仓桑给人一种一直很Happy的感觉。而且他的那种什么都想吸收的精神让人觉得他是个创作型的人。我也很喜欢安田桑,吉他弹得很好,演技非常老派,个性也超逗。Maru酱也很厉害的哦。有次连续拍摄Kanjam的时候,我是那天收录的最后一场的嘉宾,结果收录拖到了深夜。回去的路上偶然遇见Maru酱,结果他对我说“最后一个是Hyadain桑真是太好了呢~!因为太有意思了,都不觉得累。”,脸上挂着不带一丝阴霾的满面笑容。我觉得一个团的色彩是成员们不管好的坏的,互相影响逐渐形成的。而决定Kanjani∞色彩的一大要素应该是Maru酱吧。是个了不起的Moodmaker啊。

 

——我深深感受到了Hyadain先生对Kanjani∞的热爱(笑)

H:因为我确实很喜欢他们啊。作为同样是关西人,我非常自豪。作为偶像本来应该被禁止的那一部分也都会好不吝啬展现出来,很有亲和力。但那也可能是因为经历了许多辛酸和努力的结果。我啊,两年前在东京巨蛋观看了他们演出之后,被吓到了。惊讶于他们7个人都会演奏,也有了作为音乐人的绝望感。我该怎么办啊。他们长那么帅,会唱歌,有人气而且竟然还会演奏吗(笑)。更别提涩谷桑的歌声了。有着如此独特的嗓音,却以压倒性的歌唱力将这一点毫不掩饰地唱出来,他的那种musicianship,使得他们的音乐非比寻常。他会因为看到其他成员们笑嘻嘻的样子而开心,而其他成员们也会因为看到他开心的样子放心。这种如履薄冰的平衡感也非常的棒。因为其他6个人都十分的自由奔放(笑)。那种紧张感就像是最为关键的香料一般,是无可动摇的红色。

 

——刚才有提到“えげつない”这个词,在关东这边很少会当作褒义词来使用,在关西是个褒义词吗?

H:“えげつない”是最高的夸奖啊。他们可是越来越不得了了啊,虽然内心没怎么变。被需要的场面越来越多了,7个人在各自的场地发挥着120%的力量。即使其中一个人做不太好不也很正常吗,可是他们没有。这真的很不得了啊。所以我啊,一直都是他们的饭啊。


杂翻:Cut No. 385 関ジャニ∞とジャムり倒す!【冈崎体育】

——这一次作的这首“えげつない”,契机是什么呢?

冈崎:我有一首叫“MUSIC VIDEO”的歌,主题是MV常见的套路,然后说是“如果冈崎体育君能写一首关于Kanjani∞的种种的歌,应该会很有意思吧”这样,来了请求。作曲的时候,我在网上做了很多调查,还研究了演唱会DVD和CD,把成员们的一些不太行地方还有粉丝之间默认的一些事写进了歌词里。还有想要在某些地方带一点我自己的特色,想着如果后半部分突然开始Free style的说唱对决,应该会很有看头吧,于是就变成了这样的构成。


——两人一组的说唱对决,组合是怎么决定的呢?

冈崎:组合我是很认真的研究过的。我在网上看到说涩谷桑和横山桑的组合是叫“yokosuba”,然后丸山桑和锦户桑的话,明明锦户桑年纪比较小,但丸山桑经常被嫌弃之类的情报,感觉很有意思。大仓桑和安田桑私下里关系也很好什么的,根据这些情报选了这几个搭档感比较强的组合。因为Free style说唱是一对一进行的竞技,还在想剩下一个人该怎么办,但村上桑经常担任MC,所以就采取了由村上桑担任裁判主持全场,其余六人对决的这种形式。


——您觉得作为歌手,您和Kanjani∞有什么相似之处吗?

冈崎:是啊。因为我也是关西出身的,这次的曲子也是,想着如果能把那些在关西比较主流的调调放进歌词里应该很有意思吧。比如说“やかましいわい(吵死了)”“扇いでみぃ(扇过来看看啊)”这些也是,然后说唱对决几乎都是由关西腔构成的。还有关西人性子都比较急,所以想尽量做一首快节奏的歌。A melo部分就已经很快了,但关西腔说得快一点听起来也比较顺耳吧。


——冈崎先生还有什么想让Kanjani∞试一试的吗?

冈崎:虽然这首歌也有点短剧的感觉,但因为每个成员不都在做演员的工作吗,所以作一首音乐剧风格的曲子应该也会很有意思。每个人的潜在能力都很高,一点空子都没有,每个成员都有着很强的个性,下次希望能展现出这些其他部分,若有机会希望能再次一起工作。


——如果要做Kanjani∞的PV,会想做什么样子的呢?

冈崎:我作曲的时候会一边想象着影像或是演唱会使得情形边做的,所以说实话,这次的曲子也是,我脑海中已经配好了舞蹈动作。虽然不知道实际情况会是什么样子的,但有些地方会希望是某种样子的。比如说“把风扇到这边来啊!”这句涩谷桑的solo部分,Johnny’s的粉丝们会在演唱会现场举扇子吧。会想巨蛋里观众们跟着节奏一齐扇风的话,风能扇到舞台上吗。成员们会不会都变成大背头呢之类的。


——(笑)

冈崎:还有就是“拉手 壁咚 飞吻”的地方,成员之间或是和粉丝间有互动的话应该也会很开心吧。我写歌的时候基本上最在意的是在演唱会上唱的时候,是否能让观众们觉得有意思这一点,所以这首歌应该是个很能体现这一想法的作品。这次的歌词是根据网上捡来的情报做的,所以粉丝们可能会有一些这里不对吧之类的意见,这也没关系。如果还有机会做出“Kanjani∞ x 冈崎体育”的作品,这一次想要更多的吸收这些“不对不对”的意见,提高作品的准确度。


杂翻:Cut No. 385 関ジャニ∞とジャムり倒す!【OKAMOTO'S】

——在Kanjani∞上一张专辑里提供了“勝手に仕上がれ”这首歌,但最初相遇的契机是什么呢?

Okamoto Sho(Vo):上M-ste(Music Station)的时候他们现场演奏了两首曲子对吧。

Okamoto Reiji(Dr):对对,感觉像是以组曲形式演奏了两首。

Sho:当时跟他们说了现场演奏真的好帅之类的话,之后在推特上也说了,他们好像也很开心。就是这么连系上的。

Reiji:他们也夸了我们说我们很帅。那时直接和他们本人有了交流这一点很关键吧。

Okamoto Koki(G): “ズッコケ男道” 的live感还有编曲风格都超级棒,当时有点震惊。

Sho:各位都有出演不少综艺节目,肯定很忙吧。但在百忙之中还能这么认真地搞乐队,让我很感动。

Reiji:以这件事为契机,之后就收到了歌曲提供的请求。


——对于要提供怎么样的歌曲,有什么要求吗?

Sho:我们有首叫“SEXY BODY”的歌,他们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是想要这样一首,在演唱会上能炒热气氛的歌(笑)。还有Maru桑对Hama君说想要一段比较有挑战性的乐句,这些要求也让我们燃起了斗志。之后就寄去了我们乐队合奏的小样,问了他们“歌词和曲子的感觉怎么样?”之类的。还有过“这样的话,前奏的地方如果能让solo轮流加进去就好了呢”之类的谈话。但很荣幸,他们基本上是听了一遍最初的小样之后就很满意了的。

Reiji:歌词也是,基本上是按照小样里面的直接通过的(笑)。

Sho:我是边想象着Kanjani∞演唱会上的样子边写的歌词,所以也没有特地去反复推敲。想着如果说不喜欢的话之后再试试别的。


——听说是和成员们一起录音的是吗?

Koki:演奏得超棒

Reiji:嗯。正式收录的时候真的是一次通过的,我简直都不敢相信。收音也能做得这么好,真的很厉害啊。

Koki:就好像是在跟平时一起搞乐队的成员们演奏的一样,在热烈的气氛中一转眼就结束了。

Reiji:和其他人一起收音的时候,很多时候都是先录一遍,之后确认一遍需要修改的地方,然后说“那么再来一遍吧”这样的。但完全没有这种,就这么结束了。

Sho:Maru桑他啊,还完完整整的还原了Hama君的乐句呢。会想说要还原到这种程度吗?Hama君看起来应该是最开心的了吧(笑)

Hama Okamoto(B):在M-ste的时候就感受到了啊,他们的吸收能力超强的。平时就需要在短时间内记住舞蹈动作和台词,出演舞台剧,上电视,被这些锻炼出来的吸收能力也很好地反映到了音乐上啊,那一瞬间我深刻地领会到了这一点。


——据说在录音时还聊了许多音乐相关的话题吧?

Koki:涩谷桑还向我推荐了他平时去的唱片店。

Sho:据说(涩谷桑)还送过唱片机给其他成员们。还聊了这个口风琴是哪里哪里的吧之类的话题。因为歌一下就录好了啊(笑)。一直聊着一些乐迷之间,音乐人之间会聊的那些话题。


——Kanjani∞是个,怎么说呢,比较特殊的,独一无二的存在吧。跟他们接触下来有没有感受到这一点呢?

Sho:可以如此的“偶像”,如此地搞笑,还能这么认真做乐队,能将这三个方向这么和谐地放在一起,真的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啊。

Hama:之前新闻上看到说他们上了音乐节,真的有种终于要来了啊的感觉。之前一直觉得有点可惜,明明可以演奏得这么好,所以听到他们开始去那些地方感到特别开心。


——在METROCK上,在倒数第二首,最高潮的地方演奏了“勝手に仕上がれ”呢。

Koki:在终于上音乐节了的这种时刻,把这首曲子放到了这么好的位置,真的很让人开心啊。都快两年了,还能这样演奏着(这首歌),真的是感激不尽。


——我认为Kanjani∞通过“勝手に仕上がれ”这首曲子,在摇滚音乐这条路上又迈进了一大步。

Sho:如果真是那样的话,对于作曲方来说那是最好不过的了。我们啊,之前就一直在自说自话的说想给Kanjani∞写歌来着。

Hama:可能有很多人会觉得,那种事情能做好才是正常的吧,但是啊,那一定是做了比普通人多三倍的努力才能完成的吧。我觉得Kanjani∞远远没有大家想的那么简单。社会上啊肯定还是会有“不就是个偶像嘛...”这种想法的吧,但我们作为一个乐队可是亲身体会到了的,他们绝对是真家伙。







杂翻:Cut No. 385 関ジャニ∞とジャムり倒す!【水野良树】

这个到底为什么会被屏蔽啊......????



——水野先生开始意识到Kanjani∞的存在是什么时候的事呢?

水野:刚出道时作为嘉宾上了Kanjani桑的节目。因为是综艺节目所以Kanjani的各位感觉特别活跃,都是一边哈哈大笑着一边进行节目的。当时感觉是个遥远的存在呢。之后在音乐节目中共演的时候,发现他们乐队形式的歌非常多,对于音乐非常的热情。


——这种感觉每次上Kanjam都会变得更强烈吗?

水野:是的。有时候在节目上我解释得不太清楚,他们就会帮忙补充。有些瞬间会让人觉得他们对音乐的了解比我们还要深。每个人都对自己喜欢的音乐有所研究,知识量不是一般的大,所以会很紧张。会有种“在这些成员面前,可不能说些半吊子的话啊”这种,相互尊敬的感觉。


——第一次上Kanjam的时候一起演奏了“Yell”这首歌呢。当时有什么感受吗?

水野:比如大家各自加了一些乐句进来,锦户桑用的器材和我的一样之类的细小的地方让我很开心,还有就是果然大家都是认真练习过的。每周都是现场演奏,而且很多时候都不是自己的歌,应该很辛苦吧。但真的是练得很完整,应该是非常认真对待的吧。Kanjani的各位,在东京巨蛋之类的地方开过无数场演唱会吧。果然他们的经验值不是一般的高啊。对于应该要在哪个地方释放情感,客人才会开心之类的直觉,远比我们准多了。他们知道哪里是最高潮。我们是配合上去的感觉。果然是奋斗在娱乐最前线的人们才能有的厉害之处啊。


——这次提供的“青春のすべて”是怎么写成的呢?

水野:最初,因为对Kanjani的各位的有着比较元气的印象,还有声音和在一起的时候也很有优势,所以原本想做一首比较有力量的歌曲。但之后就收到了“请做一首抒情歌”的请求。我想这次的专辑是,不只是那些原本就是Kanjani粉丝的人们,还有通过Kanjam对Kanjani产生了兴趣的新粉丝们也会听的专辑。所以我想如果能写一首,不同于以往Kanjani的各位所拥有的那种活泼开朗的印象,而是过了30岁之后,已经不再那么青春,稍微蒙上了一丝阴郁,可以将离别化为生活下去的力量的那种歌,就可以给他们带来不太一样的印象,那么我来提供歌曲也就变得有意义了。Kanjani的各位一定是熬过了不少难关的吧。虽然可能这些地方不会让粉丝们看到。正因为是那么耀眼的人们,我想如果能窥见一些他们的类似阴暗部分的东西就好了。


——Kanjani∞在Johnny’s中感觉也是一个比较另类的存在。但我总觉得这首歌想要表达他们主流的那一面。

水野:最初的时候脑子里想着的,是他们和声时的优势。涩谷桑的声音也好,锦户桑的声音也好,他们的音色都非常的独特。所以感觉即使和在一起,每个声音都还是会很清楚。而且是抒情歌的话,还可以有一些展现涩谷桑比较性感的歌声的场面,会比较张弛有度。


——充满个性的歌声和在一起,向着相同方向前进,作为Kanjani∞的歌来说是一种全新的感觉呢。

水野:最初的印象是比较活泼的。但在Kanjam上再次见面好好聊过之后,感受到了他们随着年龄增长而变得更加稳重,在某些瞬间会表现得泰然自若。大家都积累了不少经验,感觉相互之间都成长了不少,所以才会有了那样的曲子吧。我所感受到的应该是跨越了种种之后的那种不驯顺吧。


——如此直接的将青春的苦涩写出来的歌不多见呢。连歌名都是叫“青春のすべて”。

水野:哈哈哈。是个有点夸张的歌名呢,这种歌名如果不是一个强大的团是无法承受的。如果唱的人的背景太小,听起来会觉得没有分量。但Kanjani桑已经是个强大的存在了,所以可以放心把这些夸张的词扔给他们。


——加了歌声之后的曲子感觉怎么样?

水野:在歌曲的小样中有我的唱得不怎好的歌声,但他们抓住了我想要表达的感觉。作为作曲人会担心是不是不太好唱?但结果真的非常棒。


——有着能够抓住这些感觉的敏锐啊

水野:很敏锐。因为不只是唱歌,还有很多会演戏的成员。歌词某种意义上来说也算是一种台词不是吗。他们需要在各种场合上思考该如何表达这些词语,所以才会善于表现吧。







水野桑提供的这首歌,真的是把eito每个人的声音都很有特点但和声却又非常和谐这一点,展现的淋漓尽致啊。

剩下的几篇是冈崎体育,水野良树,蔦屋好位置,OKAMOTO'S,Hyadain(前山田建一)和Ishiwatari淳治。


应该会全翻完的。

杂翻:Cut No. 385 関ジャニ∞とジャムり倒す!【古田新太】

第二篇就来翻古田新太桑的吧。顺便悄悄安利一下古田桑出演的下北泽die hard



——作为Kanjam的掌柜和Kanjani∞平时就有所交流的古田先生,在古田先生您看来Kanjani∞最大的魅力是什么呢?

古田:关系非常好啊,Kanjani∞。相互间不需要客气,是对等的关系。而且大家都非常明白每个人的角色定位。像涩谷,真的是可以什么都不说,就很搞笑。


——(笑)。每个人都有着非常不同的角色。

古田:是啊是啊。然后大家一闲下来就开始捉弄丸山了。大家聚在一起的时候总是会在聊些什么,每个人都喜欢黄段子。因为啊,是关系好到可以在live结束洗澡的时候去摸其他人屁股的。一起去喝酒时候基本上也都在讲黄段子。会聊聊音乐的大概只有安田了吧。


——(笑)。在Kanjam上成员们和古田先生直击重点的评语协调的非常好呢。

古田:Kanjani∞的各位都比较年轻,90年代之后的话题都比较懂,但80年代之前的音乐史的话那还是俺的知识比较丰富一点,这部分聊起来也会比较开心。我一直都是个乐迷,也在做着音乐相关的剧团,想着如果能在这部分牵线搭桥就好了。不过他们真的是除了Yoko以外,都热爱着音乐啊。


——(笑)。

古田:横山在节目开始之后,开始非常认真的练习。但不只是Yoko,大家在这两年间的进步是毁灭性的。大仓,Yasu还有亮是我原先就觉得很不错的,然后Maru的技术啊,作为一个贝斯手现在已经变得很不得了了吧。俺原先也是个贝斯手,所以刚开始的时候还对Maru说过 “你啊…” 之类的话,但现在Maru已经比我厉害多了。


——节目的演奏环节也是,比起最初的时候…。

古田:非常棒。村上刚开始的时候那手抖的呀。虽然说都没什么时间练习吧。但每周都要演奏一首其他歌手的曲子这种状况确实是会逼着人进步的吧。虽说如此,但其他的综艺啦,电视剧啦的也不能轻忽。真是了不起啊。来上节目的歌手们也都会夸成员们厉害。在为数不多的音乐节目中实际演奏的样子也越来越少见了,在这种环境下每周都能让人们看到演奏的样子实属幸运。这是个挑战,也是历练。而且他们能够不负众望。能完成到这种程度的人不多见啊。


——古田先生最初认识Kanjani∞的时候,据说是“啊,原来你们还搞乐队的啊?”这种印象的是吗?

古田:是的是的。最开始和Yasu一起喝酒的时候还调侃他们 “没个正经样儿!” ,但仔细听他们说会发现他们真的很喜欢音乐。有几个人在关西的时候还搞过路边live。村上和Yoko老说“我音乐方面不太行”,但根本没这会事儿。他们俩也是越来越棒了啊,肯定也是在认真积极地面对音乐的吧。


——对他们的印象,随着对他们的了解,改变了不少呢


古田:嗯。但随着关系变得越来越好,黄段子也是越来越多了啊。非常好相处倒是真(笑)。也会来问一些关于舞台剧的事。非常率直。他们会成为优秀的大人的。他们已经做好了成为大叔的准备这一点也是非常棒的。他们都明白不可能成为永远的彼得潘的。都喜欢喝酒,都是有着这种“大叔”因素的人,他们这群人啊。


——您觉得成员们在音乐之外有什么成长的地方吗?

古田:我认为他们很好地积累了作为一个团体的力量。我认为他们已经成长为一个不仅仅是粉丝,就连路人都会想去看看他们演唱会的团队了。还能切换成综艺模式,非常有趣啊。而且没有一个家伙是安分的。一个人犯了错,其他人就会一齐吐槽(笑)。


——不能掉以轻心啊(笑)。

古田:果然因为村上能刷刷刷地主持好,所以才会有趣啊。然后大仓啦,锦户啦,还有Subaru小声说些有的没的,一下子就变得很有趣。再加上Yasu和Maru这俩脾气好的。还有Yoko也一定会出其不意(笑)*。Kanjani∞每个人都很有魅力,但俺果然还是认为这是一个有着作为团体的安心感,和回应众人期望的能力的团。而且他们能够热心学习,从不轻视工作。通常团体中啊,总是会有那么一两个狂妄自大的啊。体育赛事里也是啊,会有些说“我很享受比赛”的,这种人我无法理解,会觉得“你这家伙在说啥呢?给我好好背上日本国旗啊!”,但他们却有很好地背负着。他们很明白拼劲全力让观众们开心,这种“付出精神”才是艺人的工作。所以无论是演奏还是谈话,他们从不放松。我认为这就是他们的长处。真希望他们能成为一群优秀的大叔们啊。不过应该会的。





*:这段原文是“ヨコも確実に外してくれるしね”,不是很确定该怎么翻T-T




再次感受到了自己词汇之匮乏.......我也要好好学习才行




杂翻:Cut No. 385 関ジャニ∞とジャムり倒す!【高橋優】

上个月就拿到了这本杂志,里面有8位跟关八有交流的音乐人谈他们对于eito的看法。刚好交了论文闲了下来,趁着这个时候翻译点东西吧。先翻优君的这篇。仅供参考。




——高桥先生不仅是提供了乐曲,在广播节目里,在Kanjam上,在各方面都和Kanjani∞有交流,那么最初是怎么相遇的呢?

高桥:六年前,我第一次开全国巡演的时候,安田君和大仓君来看了最终场。在那两年之后我第一次在日本武道馆(开演唱会)的时候他们也来了。但那时候个人之间没有什么联系。之后让我提供乐曲的时候才第一次好好说了话。


——最初的契机据说是安田先生听了高桥先生的歌是吗?

高桥:好像是的。 乐曲提供的offer也是安田君亲自向我提出的。说是想要一首我的“素晴らしき日常”和 “こどものうた”那样的歌。就这样非常具体地举出了高桥优的歌作为参考,对我提出了要求。这时我深深的感受到了安田君的热情和对于歌曲的喜爱。我想,能跟这样的人一起(工作)是大概是非常重要的吧,于是就接受了offer。


——“象”是高桥先生一系列以动物为主题做的歌曲之一,把如此重要的歌曲交出去,是因为被安田先生的热情所打动了吗?

高桥:这一点也有。但我最开始的时候有点贪心,想着要写一首Kanjani∞从没唱过的那一类歌曲。于是就把他们的歌都听了一遍,结果发现他们几乎全都搞过了。深刻地意识到了他们真的是个集各式各样的娱乐于一身的组合。所以硬是想要出其不意也只会变得肤浅。既然如此,那么就把我高桥优现在能做的最高杰作,尽全力做好,将它交出去吧,就这样下定了决心。


——在Kanjam上还和他们合奏了 “象” 吧。您对于作为乐队的他们有什么看法?

高桥:我认为他们就是个摇滚乐队。最近让我非常开心的是,Kanjani∞第一次参加了室外音乐节的时候在Twitter上大家都说“真的单纯觉得很帅”“会跟着摇摆起来”之类的。那时的歌单上有“象”这首歌让我特别高兴,但更让我开心的是,作为一个一直看着Kanjani的人来说会有种“怎么样!Kanjani∞演奏的时候超级帅的吧!”这种感觉。非常有趣的是,他们本人却没这么认为。第二句话肯定会说“我们并不是一直以乐队为生的人,我们只不过是略有涉猎罢了”,特别谦虚。都让我觉得有点狡猾了(笑)。但只要是看过的人都会知道,他们超级帅。甚至能把很多乐队都比下去,真的很强。


——您对他们如此尊敬,听着都让人觉得高兴呢

高桥:尊敬那是一直都有的。我也常常对一起做广播节目的大仓君说…当然了,因为这个广播节目的性质,我说这种话,听起来会像是在调侃,所以不会直接说的。我会抱着尊敬之心,在广播节目里大力调侃大仓君的(笑)。希望今后也能继续下去。


——除了大仓先生还有其他常见的人吗?

高桥:其他人的话,主要是安田君和村上君吧。安田君最像是个凭感觉的人,会一起聊“好想去海边啊”“画画的时候会直接用手指”之类的事。和村上君的话,有次和游泳的入江陵介君一起三个人,很认真的探讨了关于所谓工作,所谓男人之类的话题。真的是每个人都不一样啊。


——您和这三位交情比较深,在这之上Kanjani∞聚齐的时候,您感觉会有什么不同吗?

高桥:这个啊,真的是很吓人的。当然,大仓君还是那个大仓君本人,也会“优君~”这样兴致很高的过来搭话。但比如像上次Kanjam的时候,有一起演奏的地方,所以大家都会散发出紧张感,会有种“好,上吧”的气势。就不是那种可以谈笑的气氛了。所有人聚齐的时候会一下子变成Kanjani∞。


——高桥先生,您认为的只有他们才有的厉害之处是什么?

高桥:明明老早以前就已经是超人了,自己却还没有意识到,像是这种地方吧。能玩乐队,能搞笑,还很帅气,就连像这次的专辑封面这种比较艺术的封面都变得很合适了。明明已经是这么超人级别的了,却不会说“跟着我来”,而是说“我们一起走吧”,能诚心诚意地说“是多亏了大家”,第二句话肯定离不开“不不不,我们这种…”。就像是个非常非常谦虚的超人一样。私底下也是,比如很能喝之类的,真的感觉各方面都很强。但有一点,像我这种人之所以会喜欢他们,大概是因为他们也并不是从一开始就是超人的。如果是天生的超人,我倒是没法儿感同身受了。但Kanjani∞是,怎么说呢,辛苦过,有过一段被压迫的时期,是注定会成为超人的人,所以也会吸引那些还不是超人,却梦想着成为超人的男孩儿们吧。不仅是憧憬偶像的人,就连那些摇滚饭们,在他们的live上都会开始mosh*,果然是因为他们有着那样的魅力吧。所以他们是在不断成长的关西人。超级关西人。


*mosh:指人们在摇滚乐音乐会上,在演奏台正前方一起上下地跳,常常互相推

关于二花的一个脑洞

脑洞很大,脑子里有很多画面,但又不知道该怎么下笔

而且快考试了呢,

就先把plot记下来吧

不然憋在心里好不爽啊



【二人花 】一个关于龙的故事

目前想的是BG Kurako X Maru,但好像BL也可以呢

Kurako:英菲尼特国公爵家的小女儿(or小儿子的话就Kura好了),父亲是国王的叔叔,有一个哥哥

Maru:一只活了八百年的龙,住在英菲尼特国不远处的一座岛上


  • 每隔十年英菲尼特国就要向龙献上祭品以换来国泰宁安,极品包括了年轻的贵族姑娘。 每到那个时候所有大家族包括皇族的的适龄姑娘们都要抽签来决定祭祀的人选

  • 那年抽签抽到了国王的独女

  • 年轻的国王一直想要除掉自己德高望重的叔叔 也就是Kurako的爸爸

  • 国王想让Kurako代替自己的女儿当祭品,以此来逼迫爱女如命的叔叔反叛,并借机除掉他

  • Kurako一家老小央求Kurako去顶替公主

  • Kurako伤心不已但还是答应下来了

  • 临走前Kurako母亲对她说无论怎么样都要挣扎着活下去

  • 其实Kurako父母都意识到了不管怎么样他们一家最后还是会被国王除掉的,希望女儿能逃脱这个命运

  • 载着祭品船出发了,船开到了一片被浓雾包围着的海上,船夫和士卫们乘着一起开来了另一艘船离开了

  • Kurako被绑在船上

  • 但士兵已被Kurako一家人被收买了,打的都是活结,并给了Kurako 一把匕首,和一封信

  • 信是Kurako父亲写的,说是已联系好了邻国的老朋友,让他来接Kurako,并交代Kurako要好好活下去

  • 船上除了Kurako之外还载着许许多多的金银珠宝和美食美酒

  • Kurako还发现了几大桶水,还有航海图,指针等航海所必须的东西

  • 然而看不懂航海图的Kurako只能在海上漂,

  • 然而没漂几天就遇上了暴风雨,船翻了,Kurako抱着木板,最后被冲上了一座小岛

  • Kurako想起父母交代自己要好好活下去,便下定决心要展开荒野生存

  • 用石头砸椰子,抓螃蟹等等

  • Kurako刚抓起一直螃蟹就感觉到了视线,转头一看有个身材穿的人模人样的青年倚着树,啃着苹果看着她

  • 青年有一头小卷毛和一双琥珀色的眸子

  • 青年悠悠的问了一句你是谁?

  • 吓得Kurako手里的螃蟹都掉了

  • Kurako用跟她一起冲上岸来的几桶葡萄酒,从Maru那里换来了可口的食物

完了感觉越写越细了.....

  • 中略(反正就是Kurako和Maru在岛上愉快的生活了一年,期间Maru从S丸变成了逗比软丸子,岛上时不时地能听到Kurako的魔性笑, 每次都会吓得森林里的鸟儿们成群的起飞)

  • Kurako越来越想家,越来越担心家人的安危

  • Maru听了Kurako故事后向她坦白,他其实是一只龙,Kurako表示她早猜到了

  • Maru决定把Kurako送回家

  • Maru变身成一只龙,载着Kurako回到了英菲尼特国,并发现Kurako一家早在一年前,Kurako被送去当祭品没多久后,就被定了莫须有的反叛罪,一家老老少少人都被吊死了

  • Kurako悲痛欲绝,想要报仇

  • 当天晚上Maru悄悄代替Kurako将国王捅死,并烧毁了整座皇宫

  • Maru把Kurako送到了Kurako爸爸的老朋友那里,并悄悄离开了

  • 几个月后,在Kurako父亲的好友以及生前的支持者的帮助下Kurako当上了英菲尼特国的首位女王

  • 女王把国家打理的非常好,大家都说她颇有她已故父亲的风范

  • 然而女王很少笑

  • 美丽的女王追求者自然也不少,然而每次都会被女王陛下的毒舌和冷脸吓跑

  • 女王除了这一点,以及热爱热爱美食,对食物的要求高了点之外是个相当称职好照顾的女王

  • 女王还有个习惯就是每年都要到海上转悠一圈,去找一座没有人见过 的小岛

  • 然而不管怎么找,也找不到那座小岛

  • 即使如此Kurako还是每年都会到海上转一圈,会顺便扔好几桶密封好了的葡萄酒到海上,希望能漂到岛上

  • 哦 对了 Kurako还会扔一些漂流瓶下去,里面装着信

  • 信上 写满了‘’臭Maru!死Maru!为什么不来见我!‘’

Fin.



大概如果有个番外的话就是Maru带领着一大队船队,载着金银珠宝来向Kurako求婚吧


纯属脑洞

不加tag了....如果有人看到了这个并且想写出来的话请随意,写完了请at我就好